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85948383/120409214   微信公共账号:plan1000
注册 | 登录
千人计划网人物库频道声明
  人物库频道是一个开放的“海归人物”数据库,范围不限于千人计划专家,内容由个人上传提供,旨在构建一个涵盖生物医药与生物技术,能源、资源与环境,经济、金融与管理,信息科学与技术,高新技术产业,工程与材料,化学化工,数学物理等领域的海归人物展示平台,信息真实性及准确性由信息上传者个人负责。

何芳良

标签: 华裔 生态学家 加拿大 阿尔伯塔大学 教授 中山大学 生命科学学院 千人计划专家

顶[5]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显示全部]

人物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何芳良何芳良

 何芳良,男,1962年10月出生,著名华裔生态学家,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教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千人计划获得者,Ecology、Ecological Monographs和Ecology Letters杂志编委。


个人经历编辑本段回目录

1983年本科毕业于中国南京林业大学,1988年硕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应用生态研究所,1994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获生态学博士学位,1994-1996年在加拿大林业部作博士后研究,1996-2003年在加拿大林业部Pacific Forestry Centrer任研究科学家,2003年开始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任教,2010年受聘校浙江天童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任长江讲座教授。

研究方向编辑本段回目录

主要研究方向为物种共存理论和进化对策,生物多样性维持机制,空间统计和保护生物学。

何芳良教授长期致力于利用群落生态学、景观生态系统、生态学方法论和模型以及空间统计分析等手段,综合分析景观尺度上物种多度和分布的宏观生态格局以及探讨物种共存的机制。其建立的通用的物种-面积模型,结束了长达80余年的有关物种-面积相互关系的争议。何芳良教授还发展了岛屿生物地理学理论,探索了宏生态格局的种群生态学机制,建立了整合生态因素与进化过程的新的岛屿生物地理模型,并为计算物种多度及分布格局提供了简单而快速的工具。

学术成就编辑本段回目录

先后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60多篇,包括Nature, Science, PNAS以及几乎全部国际顶尖生态学刊物,如Ecology Letters, Ecology, Journal of Ecology, Oikos, Functional Ecology等。建立了关于物种分布和多度的渗流理论;提出了基于种群动态和密度依赖的中性的物种-丰富度模型,解决了1920年以来生态学界有关物种-面积关系的争论;提出了He-Gaston丰富度占据模型;发展了关于局域-区域物种丰富度关系的岛屿生物地理学理论,以解释物种的迁移和灭绝;同意了若干基本的景观度量指标和种群参数,以阐明景观破碎化对物种分布的作用。何教授的研究手段包括数学,统计,物理,计算机模拟,野外和室内实验。他的学生来自广泛的专业背景包括数学,物理,生物学,林学和环境科学。

何芳良教授担任加拿大“生物多样性与景观模型”首席科学家。近5年来主持了加拿大自然科学基金和中国国家基金委(海外)杰出青年基金等多项研究项目,并主持了加拿大多省联合承担的NCE-SFM生态学网络研究计划。何芳良教授在促进中国生物多样性研究与国外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交流与合作,其牵头发起的由中国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华东师范大学以及台湾东海大学联合承担的森林生态系统长期生态学研究的大样地计划,其中多数样地已被纳入森林动态长期研究系统。

专访编辑本段回目录

“全球物种灭绝速率没想象的高”——专访著名华裔生态学家、中山大学何芳良教授

大家都知道物种灭绝率高了,但谁也不知道到底高多少,这正是因为缺少正确的计算方法。我们之前使用的物种灭绝率计算方法过高估计物种灭绝速率达160%。

物种灭绝究竟有多快?人类正在经历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论断是否正确?2011年5月19日出版的最新一期《自然》(Nature)杂志刊登的一篇题为《种—面积曲线总是过高估计由生境丧失导致的物种灭绝速率》的论文,彻底颠覆了科学界对物种灭绝速率的认识。根据论文第一作者中山大学生命科学院何芳良教授的研究,物种灭绝实际速率约为过去估算的40%,他原任职于加拿大阿尔伯塔(Alberta)大学,2010年7月以最高规格的“千人计划”归国。南方周末就此专访了何芳良教授。

南方周末:您的研究证明物种灭绝实际速率只有过去估算的40%,即真实的灭绝速率大约是过去所说灭绝速率除以2.5,能否具体解释一下。

何芳良:这是说我们之前使用的物种灭绝率计算方法过高估计物种灭绝速率达160%,这是具体针对“种—面积曲线”计算方法的研究。“种—面积曲线”的计算方法自上世纪初创立,在1970年代被广泛应用,是科学界对物种灭绝率计算最重要,几乎是惟一的科学方法,整个科学界都对这种计算方法坚信不疑。

南方周末:您此前说,“过高估计了灭绝率,学术界都很清楚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更正?

何芳良:大家都知道物种灭绝率高了,但谁也不知道到底高多少,这正是因为缺少正确的计算方法。举一个例子,广东省用“种——面积曲线”的方法预测未来10年将会有100种生物灭绝,但十年过去,只有30个物种灭绝了,还有70个物种没有观察到(灭绝),那么原本应该消失的70个物种到哪里去了呢?为解释这个现象,科学界就创造出“灭绝债务”的概念,认为多出没观察到的那部分物种,虽然尚未灭绝,但注定要灭绝,已是“行尸走肉”。 提出“灭绝债务”理论主要是3位国际顶级科学家,多年也没有人对此提出挑战。实际上,这个概念和“种——面积曲线”的误差没有任何关系。

南方周末:这个颠覆性的观点是否说明过去许多科学家所称1/3到1/5的物种到2000年面临灭绝,人类正在经历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论断也是错的吗?

何芳良:是的,之前的数字肯定不正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许多科学家就称到2000年全球有多少多少物种面临灭绝,2000年早就过去了,物种并没有灭绝那么多,但也很难说误差到底有多大,并不是说除以2.5的数字就是正确的,由于不同生态系统和生物类型以及不同种群的分布区都不同,都会对结果有影响,除以2.5是一个粗略的结果。

南方周末:您的研究结论是否意味着我们没必要对物种保护现状过度焦虑?

何芳良:完全不是这样。恰好相反,保护依然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现在的工作并不是做得好,而是(做得)太差,保护力度远远不够。生物灭绝的威胁日益加剧,生境流失依然是对生物生存的最大威胁。中国的环境问题已经超出人们的想象程度了。我曾在2009年为英国生态学会的《应用生态学报》写过一篇论述中国环境问题的文章, 叫《财富的代价》,说中国积累了很多财富,但付出的代价太大。这种代价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偿还的。

南方周末:我国的生态环境数据情况如何?国际上又是怎样的?

何芳良:我国的环境基础数据非常缺乏,我们完全不知道每年生物流失多少,流失速率是多少,精度也很粗。就我所知,我们没有在全国做这种调查。真正要了解生物环境流失的状况,要清楚每个物种在全国的分布面积、分布在哪里,而我国的生境流失数据几乎没有,科研非常薄弱,而且很多研究项目缺乏长期性和系统性。在国外,这种工作是基础性和长期性的,像欧美国家,这种基础的统计调查都有很长的历史和积累。这种长期性的研究项目不会因为更换负责的科学家或者机构而终止,始终是长期坚持。

南方周末:在物种保护的问题上,现在最迫切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何芳良:这要从不同层面来看。在国家层面,制定环境政策要非常慎重,环境保护必须纳入发展的方程式,方程式的左边和右边必须相等,像绿色GDP的提法就非常好。此外,我们还应该发展公民科学,要充分让老百姓认识到环境问题的重要性。要知道,光靠科学家们是远远不够的,对于环境问题,每一个公民都是stakeholder(利益相关者)。第三,要实现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必须立法。只有立法,国家的(环境)政策才得以执行。

参考资料
[1].  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5881249.htm
[2].  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content/59627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5

收藏到:  

词条信息

人物视界
人物视界
词条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weiwei
weiwei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 浏览次数: 10247 次
  • 编辑次数: 3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04-15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