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杨卫:基础研究怎么样 绩效评估来回答

2015-06-02 16:40
  “您觉得基础研究的投入产出应该怎么看?”没有寒暄和客套,记者们直截了当给杨卫主任抛去这个问题。

  因为国家科技计划的调整、科学基金经费使用改革等原因,身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主任的杨卫近来很高兴与媒体交流,阐述他对于基础研究、人才培养与基金管理的理解和设想。

  最近的这次采访以上面那个问题开头。这可能是关注中国科技发展的人们共同关注的议题。大众、科技记者圈,甚至是科研人员自己私底下也会经常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

  他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首先介绍了过去几年我国基础研究发展的“三个同步”,即我国基础研究成果的数量与质量提升同步、研究型大学与中科院的发展同步、国内研究与国际融合同步。

  以“第三个同步”为例,他介绍了一张全球合作网图,在这张图里,与2009年相比,2013年的全球合作得到进一步加强,从国际合作的主要国家的外围向中心移动,中国的中心度由0.6上升为0.757。

  这足以证明我国基础研究的长足进展。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基金无疑功不可没。近几年的一些重大成果,如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连续多年蝉联超算冠军的“天河一号”等,最初的基础研究都由科学基金资助完成。

  “确实如你所说,国家财政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在逐年增加。比方说,科学基金今年的财政拨款预算比去年增加14.5%。”杨卫说。有数据显示,2006年我国基础研究投入155.76亿元,2013年达到555亿元,年均增长约20%。

  但他坦言:“花这么多钱,都出了什么效果成果?基础研究的产出该如何计算和评价?说实话,这也是我们需要向国家和人民说明的。”杨卫多次提过,科学基金的经费越多,基金委的压力就越大,因为要用好纳税人的每一元钱,必须给纳税人有个交代。

  “困难在于,基础研究是很难评估的。”杨卫分析,不同于技术类项目有确定的指标,基础研究往往周期长、难度大,高风险、高回报。以希格斯粒子为例,这一设想提出十多年都没什么反响,近年来有实验开始验证它的存在才使得这一研究成为国际前沿热点,而这距离最初的研究已有50多年。

  “所以你很难以5年、10年为期来考量一项基础研究。”杨卫说。

  但有困难并不意味着放弃对基础研究绩效的评估。2011年,在基金委成立25周年之际,我国完成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科技绩效评估——科学基金资助与管理绩效国际评估。这次评估由基金委和财政部联合委托第三方独立完成。

  去年,在此基础上,基金委委托科技部下属的科学评价中心开展面上项目的绩效评价工作。“评估结果已经报给财政部,总体还是令人满意的。”杨卫透露。

  此次评估根据基础研究项目的特点和规律,以优化管理为导向,围绕面上项目决策、管理和绩效进行全过程的目标设定、监测和评价。通过绩效数据分析、依托单位调研、申请者满意度调查、项目抽样检查以及专家评价等工作,最终形成面上项目绩效报告和绩效评价报告。这一工作将为建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综合绩效评价体系奠定基础。

  “今后我们计划某些项目类型每年都要进行评估,一些项目类型几年评估一次,争取构建科学基金综合绩效评价体系。”杨卫说。

  科学基金近来的系列改革措施,也是为了提高资助绩效。最近发布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资金管理办法》最引人关注的是,依托单位从只拿5%管理费,变为水、电、暖、绩效等可依规列支间接费用;劳务费从15%变为上不封顶,会议费、差旅费、国际合作与交流费等三项支出在不超预算总额的前提下可调剂使用。

  有不少人担心,这一旨在给科研人员更多自主权的措施,是否也会给部分人谋私利带来便利。对此,杨卫表示,办法中出台了一系列对项目资金使用的监督管理的举措,包括要求建立符合自然科学基金特点的绩效管理、评价机制和项目资金管理承诺、信用和公开机制等。

  “最近,我们对北京、天津部分单位的科学基金项目进行审计,发现经费使用不合规情况确实有增加趋势。”杨卫说,除了有些规定不合理的因素外,有些科研人员不懂规范也是重要原因。

  “我们将开展系列培训工作,在经费使用方面,教育和培训应走在前面。”杨卫说。

权限:公开   来自:网页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意见、判断、观点和陈述文字等均不代表千人计划网。本网站对本文中全部或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
阅读全文(63671)  评论(0)
地区:北京市
公司:千人计划网
行业:
他的标签
高层次人才 千人计划 人才 海外高层次人才 人才引进 回国 创新 互联网 海归 环境 人才培养 产业结构 物联网 运营商 中国 教育 王辉耀 移动互联网 自主创新 留学生 美国 创业 金融 科研 建议 战略 双重国籍 地震预测 地震 博士生 青年学者 营销 科学家 中国梦 经济 科学 千人计划专家 DNA 施一公 黄晓庆 研究 创新创业 转基因 发明 博士后 青蒿素 论文 智慧城市 车联网 钱学森 饶毅 空气污染 实验 美国梦 触控 麻省理工学院 观点荟萃 风能 张雷 汤敏 第三次工业革命 医改 欧阳晨曦 人才强国战略 中国芯 医学教育 精英教育 协和 纳米 燃烧 LEAP800测井系统 陈文轩 丘成桐 科技 欧阳自远 火星探测 吴孟超 肝胆外科 汤定元 物理学家 第六次科技革命 白春礼 本土人才 革命 生命科学 光伏农业 科学基金 集成电路 光纤通信 教育公平 半导体芯片 塑料芯片 嵌入式系统 SBIR STTR计划 小企业 创新研究 浙江大学 奥运冠军 大学 世界末日 地球毁灭 2012 海洋强国 校长 一流大学 企业管理 “控释肥” 智能肥料 基因改造猪 供体 生物医学工程 人类健康工程 “前孵化器” 高校改革 食品添加剂 食品安全 生态农业 慢性病 儿童 地理信息系统 GIS 服务 急救物联网 医院 交通堵塞 地理控制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GPS OLED产业 欧阳钟灿 战略性新兴产业 经济增长 仿生结构 绿色印染 中国改革开放 环境污染 城镇化 生态 机器手 仿人 刘宏 人才计划 曲兆松 水利 水运行业 水联网 人际关系 人脉 社交活动 组织架构 芬兰 赫尔辛基 设计创新 产品研发 印度 人才吸引 高等教育 科学人才库 制造业 人工智能 3D打印机 企业家 企业市值 市场效率 现行体制 经济规律 青年创业 基金 雷达 创造 国家科技奖 爆炸力学理论 云科技 腾讯 搜狗 王小川 马化腾 移动 微信 QQ 移动电子商务 移动电商 食品安全论坛 国家科学技术奖 医学领域 津贴 廉价革命 人才工作 人才评价 马云 CSN 高端装备制造业 高层论坛 千人专家 稀土研究 生物种业 科技创新 研究创新 雾霾 机动车排放 协同创新 资源共享 人才会聚 文化互补 微藻 产业化 生物柴油 中央一号文件 创新农业生产 新型农业经营体系 申请专利 薪酬 信息安全保护 紧耦合芯片 高端服务器 生态文明 环境保护 资源利用 岩溶洼地 大数据 闵应骅 医学空间 疾病 医学史 天才 星座 天文学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氢燃料 雾霾天气 有机砷 数学 博士考试 新科技 航天事业 数据处理 H7N9 帕拉米韦 因子 物理 精密仪器 J粒子 干细胞 《自然》杂志 兽医学 招生 波士顿 马拉松 爆炸 悉尼 蝴蝶屋 硕士招生 情报研究 金标准 泥石流 专家建议 四川省 雅安 芦山 感人瞬间 黑暗闪电 伽玛射线 辐射 细菌 董存瑞 四川 大熊猫 自然环境 乐高 丹麦 玩具 导师 科研项目 金属物理学家 地震预报 免疫力 基金评审 中科院植物所 作物生态研究 智力竞赛 固体力学 独立自由 汶川地震 机器人 水源研究 英国戏剧 学历出身 美国航天局 开普勒 赵文津 SCI论文 商业转让 经济影响 癌症预防 细胞实验室 全球IPv6 中国联通 儿童节 计算机科学技术名词 李学宽 林中祥 魏东平 武夷山 数学家杨乐 杨乐院士 刘庆生 王小谟 李德毅 唐常杰 嵇少丞 欧阳峰 杜占池 武际可 李连达 涂志云 粮食 食品 尤伟顺 海外引才 合肥 留学潮 朱天民 中国制药 临床试验 严月根 废水处理 污染排放物 黄正 能源化学 能源压力 催化剂 移动通讯 千人计划特聘专家 中国电信 毕奇 胡志宇 电能 朱慧珑 市场 钟路华 聚羟基烷酸酯 邱慈云 集成电路芯片 中芯国际技术 齐洋 屏幕 生物医药研究 张发明 进口药垄断 “千人计划”专家 刘鲁民 科技进步 发展海洋经济 GPS芯片 导航 定位 周文益 千人计划专家范犇 高科技造房 新型节能环保建筑 海正药业 自主研发 研发新药 张学记 王贻芳 大亚湾中微子实验项目 千人计划专家戴晓虎 污水处理 污泥 循环利用 崔永元 科学素养 驻马店 互联网金融 闫大鹏 锐科光纤激光器 杨卫 基础研究 绩效评估 申报工作 智能制造高层次人才与项目对接会 智能制造 高层次人才与项目对接会 千人计划创业大赛 东沙湖杯 甘中学 智能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