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互联网医疗 拆掉思维的墙

来源:科技日报 2017-02-07 21:48:34
内容摘要: 互联网医疗不是把医院搬到网上、什么病都能看,这是其最大的误区,一定要找到其可行的诊疗范围,如复诊、会诊方面,互联网医疗将在这两个方面大有可为。

  互联网医疗不是把医院搬到网上、什么病都能看,这是其最大的误区,一定要找到其可行的诊疗范围,如复诊、会诊方面,互联网医疗将在这两个方面大有可为。

  2017年初,广州首个互联网医院顺利落成。

  “广州互联网医院是推进中国梦——健康梦的具体实践。”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说,希望它作为全国首个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医院,通过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服务患者、服务医生、服务医院。

  《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报告(2016)》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经扩充到约36家。其中,已经实现落地运营的共有25家,其他11家在2016年已经公开宣布签约在建。

  一方面是如火如荼的发展,一方面却频频遭受质疑,有人称2016年是移动医疗“移不动”的一年,初创移动医疗企业因遭遇严酷的资本“寒冬”而大批量死亡,老牌互联网医疗企业仍迟迟没有找到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与此同时,也有民众表示疑问,互联网医疗到底靠不靠谱,其何时才能迎来自己发展的“春天”?

     一度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医疗在2016年受到最大的质疑,主要是商业模式的问题,没有形成良性的发展模式,基本是有投入、无产出,这也导致其发展处于低谷。”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说。

  王航表示,当前互联网医疗市场可谓琳琅满目,如挂号、咨询、可穿戴设备等很多形态,每个创业者都在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构建不同的商业形态,形成各种各样的创业公司,但能够提供有价值的诊疗服务的公司却甚少,大部分创业公司没有做到让服务转化为商业价值。

  的确,在独角兽创始人刘谦看来,互联网医疗在国内的发展仅三四年,其面临的问题还很多,如医学的含量不高、主要提供医学外围服务、现有体制不支持、医学法规还不健全等。

  “中国移动医疗类APP同质化非常严重。”刘谦说,通过独角兽工作室对市面上超过1200款移动医疗APP的调查统计发现,超过四分之三的APP在做三件事:一是网络问诊,二是挂号支付或者陪诊,第三则是慢病管理。对照美国移动医疗类APP,大致可以分为:在线问诊、医生上门、慢病管理、医生预约、医疗服务比价、肿瘤云决策平台、用药追踪器、术后管理等多个类别,且分布均匀少有扎推现象。

     互联网医疗看病实质需看清

  此前,有院士专家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他并不看好互联网医疗,认为其看病不靠谱。

  “所有医疗问题都可以拿这句话来说,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太合适,应该区别看待。”王航说,以干细胞治疗为例,其在血液病治疗方面确实有疗效,但并不是适合所有的疾病,每种治疗方式都有其对应的疾病,不能一概而论,应认清其风险和疗效。

  对此,贝壳传媒总编辑梁嘉琳表示,需要厘清的是,政商学各界对“互联网医疗”概念定义并未达成共识。一些人把健康咨询这类非医疗行为也视为“互联网医疗”。实际上,一些执业医师在非工作时段,和/或非经所在医疗机构授权,向健康人群、亚健康人群提供的健康管理建议(如针对饮食的营养健康、无临床症状的头晕胸闷等),尽管非常必要且有益,但这并不属于医疗行为。更有甚者,有的“咨询师”并不具备处方权,并不为咨询结果承担医疗责任,这也是需要引起公众重视的。

  至于真正被卫生主管部门、公立医疗体系认可的是“医疗+互联网”,也就是把线下医疗服务搬到互联网上,最典型的应用是远程医疗,俗称“让别家医院远程为我家患者看病”,通常运用于大型三甲医院与二级医院之间、省会城市医院与县级医院之间。

  “之所以有专家认为‘互联网医疗不靠谱’,是因为一些互联网平台模糊了健康咨询和医疗行为的界限,在入驻平台的所谓‘医生’没有诊疗权的情况下,或者在执业医师超出执业时段、执业地点、执业范围的情况下,‘越界’提供医疗服务。这背后潜藏巨大的医疗风险,一旦出了问题,咨询者可能投告无门。”梁嘉琳说。

     复诊、会诊方面大有可为

  “互联网医疗不是把医院搬到网上、什么病都能看,这是其最大的误区,一定要找到其可行的诊疗范围,如复诊、会诊方面,互联网医疗将在这两个方面大有可为。”王航说。

  王航解释说,如复诊,医生对患者的情况已经很了解,其实施的诊疗方案基本可控,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通过线上远程问诊,减少时间、旅行的成本。以最常见的糖尿病为例,有的病人有二三十年的患病史,不一定每次都用去医院,有时通过电话问诊或线上图文问诊,按原来的处方继续服药或者根据检验检查结果做微调就可以了。

  “我问过很多医生,他们认为,有50%的患者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复诊,线上诊疗开处方。”王航介绍,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对于线上诊疗有一个法律规定:当一名医生和一名患者在线下医院建立过医患关系,他们此后一年内的所有线上诊疗都合法。

  这对于降低医疗成本有很大的作用。“当前,并不是要颠覆现有的医疗体系,而是要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整合利用。”王航说。

  2013年,王航创建的好大夫在线,曾在线上为一位新疆的患者找到了北京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专家黄磊。通过电话咨询,亟待肝移植的患者不仅得到了专家的治疗意见,还被告知北京有一个肝源,最终获得及时治疗。

  这样的情况到了现在会变得更加容易。当互联网技术日益发达后,基于互联网带宽基础上的远程问诊、报告传送都不再是困扰异地问诊的难点。“视频、宽带技术的发展,让检验检查报告的上传更便捷,医患之间可以通过视频面对面问诊,让医生对线上诊疗的接受程度也更高了。”王航说。

     未来或颠覆医疗服务模式

  尽管互联网医疗在2016年遭遇资本寒冬,但王航对其未来发展依然信心十足。

  他认为,从医患角度看,“互联网+医疗”可大大缓解信息不对称问题,减少资源浪费,优化用户体验,同时也增强了优质医疗资源的可及性。“更有意义的是,互联网医疗会将传统的以药养医模式转变为以服务养医,医生的自由流通,有望改善中国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的困局,让稀缺的医疗资源利用效率更高。靠医疗服务赚取阳光收入,这是医生和互联网医院的共同目标。”王航说。

  王航表示,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最核心的就是服务收费,无论是为患者提供在线问诊、远程会诊,还是专家手术、疾病管理,都是利用医生的专业知识,在为患者提供服务。医生通过自己的服务实现并扩大个人品牌影响力,有尊严地让知识实现阳光下的变现。这种模式不仅可以在线上实现医疗服务价格的合理化,也能够逐渐培养患者的付费意识,让全社会逐步认可医疗服务的价值,助推公立医院的价格体系改革。

  的确,梁嘉琳表示,互联网医疗是对传统医疗的改造,互联网医疗可实现信息的自由流动,有助于扭转延续千年的“医生主导诊疗”局面,使患者逐渐形成“我的健康我做主”的能力。可以设想的是,未来的患者将是“聪明的患者”,过度检查、过度医疗、过度用药再也忽悠不了他们,这也将倒逼医疗体系克服“以药养医”的积弊,依靠良好体验的医疗服务、较高质量的诊疗效果,实现医院、医生的正常收入。

  “把目光放远些,‘互联网+医疗’特别是移动医疗,远非字面意义上‘通过移动设备提供医疗服务’这么简单。‘互联网+医疗’经过不太长时间的发展,就已经在改变现有的医疗理念和思维,未来其有望改变现有的医疗模式,成为医生不可或缺的工具、甚至安身立业的平台。”刘谦强调。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