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70后”熊宇杰追寻的“中国梦”

来源:《中国科技人才》杂志 作者:秦全胜 2016-11-09 18:44:03

  熊宇杰于2011年放弃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的国家纳米技术基础设施组织首席研究员职位,回到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任教。当朋友问起他回国发展的理由,他从来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回国就是回家,根本不需要理由”。熊宇杰的妻子也常和他开这样一个玩笑,说他有一个“中国胃”,只爱吃中餐;有一颗“中国心”,装着一个“中国梦”。

  熊宇杰回国任教之旅缘于他的“中国梦”。2010年,熊宇杰自出国工作后第一次回国访问,近距离了解到祖国的发展,也为自己没能及时为祖国的发展贡献力量而惭愧。他意识到,应该及时回国追寻自己的“中国梦”,否则余生将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想利用自己的专长,为‘家’添砖加瓦,守候它日益强大,愿自己从事的科研事业随着祖国的发展一起腾飞!”这就是熊宇杰的“中国梦”。

  心怀祖国,放弃海外优越条件毅然回国

  1996年,年仅17岁的熊宇杰被保送至中国科大教改试点班学习。在中国科大8年的时间里,熊宇杰从无数的选择中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化学,从那以后至今,他一直保持着对化学的热爱和执着,兴趣是促使他不断创新的源泉和动力。

  2004年,熊宇杰提前一年获得中国科大无机化学博士学位,赴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做博士后研究,师从著名材料学家夏幼南教授。3年后,他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材料与科学工程系助理研究员,在美国工程院和科学院两院院士JohnRogers教授实验室工作。2009年,年仅30岁的他就担任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国家纳米技术基础设施组织首席研究员,并兼任纳米中心管理主任。

  此时的熊宇杰已结婚生子,并在美国买了房子,工作生活都很不错。但他内心深处,总有种没有“归宿”的感觉。2008年12月,我国启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看到一些高层次人才纷纷回国,熊宇杰开始思考去留问题。由于在外多年,对国内科研形势不太了解,一时犹豫不决。他的研究生导师谢毅教授得知后,建议他先回国看看。

  “2010年3月,我回到母校,看到科研条件、发展态势都很好,感到在国内也能做出好成果,就决定回来了。”熊宇杰轻松说道。当年年底,他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次年3月到中国科大报到,8月入选国家首批“青年千人计划”。

  回国后,熊宇杰立即着手组建实验室和研究组。这时,“青年千人计划”的科研经费还未到位,学校先后陆续预借了一些经费给他购买仪器设备。只半年多时间,实验室初步建成。

  “中国科大有一批水平很高的中青年教师,大家合作交流很好,国家投入也多,因此我的科研进展也很顺利。”熊宇杰说,对此他有一种“满足感”。

  锁定目标,“三位一体”交叉合作模式结硕果

  2011年回到母校工作,熊宇杰开始了他的“追梦”之旅。回国后摆在他面前的首要问题是,事业重新回到了起点,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尽管得到了国家和学校的大力支持,但是实验室建设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难以预期的实际困难。通过课题组成员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这些困难逐步得到了解决,实验室也开始走上正轨。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基于国家需求凝练出自己的研究方向,成为熊宇杰回国后最初两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这时,熊宇杰攻读博士期间的导师谢毅院士及时地提醒:“你不妨去思考一下自己的特长,结合技术发展的瓶颈,闯出自己的研究特色”。熊宇杰考虑到目前国内雾霾问题严峻,《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也提出要重点优先发展清洁能源技术,而自己在金属纳米材料和半导体光电器件方面已有长期积累,于是他把研究方向聚焦到了两者相结合的光催化和太阳能电池领域,希望在太阳能利用技术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

  在锁定这两项太阳能利用技术后,熊宇杰进行了一系列初试性探索,并开始进行调研,发现这两项技术中有一个共同的科学瓶颈:如何高效地把太阳能转换为其他能量方式?这一系列能量转换过程的关键在于光激发状态下的电子行为,取决于材料的表面和界面结构。熊宇杰最终将这两项国家战略需求技术的关键科学问题聚焦在“材料的表面和界面结构调控”。在他的带领下,其团队发展了一系列无机固体材料合成与组装技术,可以在原子精确度的层面上控制材料的表面和界面结构,开发具有改善性能的太阳能转换材料。

  应用领域的发展往往得益于基础研究的进步。为了揭示复合材料体系中复杂的机制性问题,熊宇杰开始和学校的其他青年教授展开合作,开创了“精准制备-理论模拟-先进表征”三位一体的交叉合作模式,在电子水平上理解能量转换过程。谈到这种团队合作模式,熊宇杰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我们常在用餐或业余时间聊天,擦出‘思想火花’。基于这些想法以及我自己在无机材料设计与可控合成方面的优势,通过课题合作的形式自然形成了跨越多学科的合作团队。我们这些青年教授通过跨领域的交叉合作,实现了材料精准合成、理论计算模拟和原位先进表征的‘三位一体’模式。正所谓‘1+1>2’,不同学科的交叉与合作使得我们可以在特定科学问题上进行多角度深入探讨。”通过这种模式,熊宇杰与其合作团队超越了传统材料研究中的“试错”模式,利用理性设计去发展关键的材料体系,高效地开发了一系列太阳能转换材料与器件。

  2013~2015年,是熊宇杰课题组成果丰硕的3年。其研究团队持续在光解水制氢技术、太阳能驱动化工技术、柔性太阳能电池技术等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并把相应的基础认识推广到了燃料电池电催化技术等其他领域。基于该系列成果,熊宇杰在国际期刊上发表通讯作者论文50余篇,其中包括《美国化学会志》《德国应用化学》《先进材料》三大化学与材料科学顶级期刊论文20余篇,1项成果入选中国科学院2013年度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重要成果,多项成果被国内外媒体报道。他连续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第3完成人)、美国华人化学与化学生物学教授协会杰出教授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青年学者奖、中国青年科技工作者协会“最美青年科技工作者”称号、中国化学会青年化学奖、中国科学院优秀导师奖、爱思唯尔(Elsevier)中国高被引学者等荣誉,彰显出青年科学家的卓然风采。

  教书育人,秉承中国传统的“言传身教”理念

  在归国的短短5年时间里,熊宇杰在科研上连连取得突破。这些成果的取得离不开他对化学的热爱。作为一名青年科学家,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和责任把这份热情传递给每一位青年学子,让更多的人燃起对科学的热爱。这充分体现在熊宇杰对学生的培养上。熊宇杰回国后就开始带研究生,目前在读的有20余人。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中,他一直秉承中国传统的“言传身教”育人理念,从努力提升自己做人与做学问的境界开始,影响更多的青年学子。他认为,每一个学生都具有不同的特点,老师应该充分尊重他们的兴趣,给予他们足够的空间进行自我探索。只有大胆尝试、勇于探索,他们才会发现自己的兴趣点,找到从事科研的乐趣。“我在课程教学方面,也是秉承这样一种理念去做的。从学生们的反馈来看,大家都很喜欢这种授课方式,也有所收获。看着自己的学生从一个极具可塑性的学生成长为具有独立工作能力的科技工作者,是一件无比愉悦的事情。”熊宇杰说。目前他的博士毕业生中有8名在国内高校及科研机构任职,2名获得中国科学院院长特别奖、1名获得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论文奖、1名获得中国未来女科学家奖,为我国无机化学学科发展输送了后备人才。

  在美国的6年,熊宇杰学会用国际视野看待科学问题,也使他充分认识到国际化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在培养人才方面,既有“请进来”也有“送出去”:既邀请一些国际知名专家来学校做学术报告,让学生更多地接触到国际同行;也鼓励学生参加国际会议或把学生通过各种国际交流项目送出国外进行联合培养。其中,英文论文写作被熊宇杰视为国际化人才培养的重要环节,他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每当有实验成果出来,熊宇杰都会与学生面对面沟通,为他们搭建论文框架、厘清写作思路。尽量由学生执笔完成初稿,熊宇杰再对初稿进行修改。修改论文是一件相当费时间的工作,熊宇杰仍然不遗余力。因为在他看来,这一环节对培养国际化人才非常关键。

  培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是熊宇杰长期的教学理念。在他看来,科研工作并非“苦行”,科研工作者也并非“苦行僧”。尽管科研占据了熊宇杰大部分的时间,他还是会把工作时间和家庭生活合理分开,尽量把晚上和周末的时间留给家人。“通过平衡科研和生活之间的关系,工作才不会成为一种负担,而我也得以保持对科学的好奇、热爱和坚持。作为一名父亲,孩子仅有一次的成长我不想缺席,与孩子的相处对我的工作也大有裨益。每一位学生对于我来说就像一张白纸,就如同我的孩子从幼儿园进入小学需要师长的引导一样,父亲和导师这两种角色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谈到对孩子的培养,熊宇杰眼里满是一位父亲的幸福;谈到对学生的期许,他也是同样的慈爱。

  “我们将继续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继承老一辈科学工作者吃苦耐劳、勇于探索的科研精神,为国家战略需求做好科研和探索。每个人实现了自己的‘中国梦’,也就铸就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为“70后”年轻科学家的熊宇杰怀揣“中国梦”对未来科研充满信心。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科技部部长万钢25日在吉林长春发表演讲时表示,氢具有来源广泛、大规模稳定储存、持续...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